搜索
公告:
首页 > 发烧经验 > 正文

不是天生就爱你(你要看了就请看完,6600字,慎入)

2012-03-16 20:39:24   作者:海笑   评论:0 点击:

(初版,一气呵成,很多错别字哈,见谅)


我爱你,痴迷于你。你可以让我忘记烦恼,甚至忘记自我。不过有时你也会放大化我的情绪,因你而落泪。在外漂泊三年多,你一直陪伴着我,在路上,在枕边,在书桌旁,在图书馆里,不离不弃。你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音乐。 我想你不会介意我把我们的故事分享给朋友们吧。

没有音乐,生命是没有价值的。---德国哲学家尼采

上了大学之后,生活上还算规律,每天就踩着单车在寝室、教室、球场之间穿梭。德州到现在还挺热的,晚上回来总要用冷水洗一下脸,清醒清醒。然后就舒舒服服地坐在网上买的二手CD机面前,不紧不慢地挑选起想听的CD,今天选得是卡拉扬指挥,穆特领奏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这张碟子要比我的年龄还大,CD盒的背面写的是Made in West Germany,也就是柏林墙倒下前的产物了。琴声依然优美,然而不知为何,今天却突然在心里问自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音乐的?就摘下眼镜,闭上眼镜在琴声中开始慢慢回忆(人老了确实喜欢怀旧),随着对记忆的不断挖掘,我发现爱上音乐并不是偶然
,更不是一见钟情,仔细回味往事,感觉挺有意思的,也就促成了此文。

音乐教育并不是音乐家的教育,而首先是人的教育。——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

凭着记忆,我和你的第一次邂逅应该是在上小学前。中国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有一技之长,因此从小就报各种各样的班,我妈自然也不例外,给我报了电子琴班。现在想想当时的很多事情还历历在目(赞下自己的记忆力),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个乐器是一架雅马哈的电子钢琴,至今还保存在家里,虽然琴键已经发黄,但是功能依然健全。当时是妈妈骑着摩托带我去上课的,电子琴就放在摩托车的踏板上,我坐在后面,有一次还被交警同志抓到过(电子琴是横着放的,确实挺危险),怎么处理的不记得了。那个时候好像并没有对学琴有很大抵触,我想因为是那个雅马哈太强大了,100多种的声音对于一个学领前的p孩儿来说绝对是个极具诱惑力的高级玩具。当时上课都还有家长陪同,老妈和我一起学,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会弹的最难的一首曲子是《敢问路在何方》(别给我说你不知道这是那首歌)。 不过后来为什么没有继续学下去记不得了,应该算是一个很大的遗憾。不过这应该算是我和音乐的第一次比较深刻的接触。在我的宝贝库里还有保存有一张电子琴老师给我的贺年卡,前几天和老妈通话,老妈说自己又重拾电子琴,还说没有以前脑子好用了。昨天晚上上淘宝时,发现已购买的
商品里有两本电子琴教程,哈哈,老妈加油!

没有早期音乐教育,干什么事我都会一事无成。——美籍德国犹太裔科学家爱因斯坦

转眼就到了小学,因为体质弱,就打起了网球,每天晚上放学自己一个人走到西工体育场,然后挥拍到天黑。后来妈妈给我说我当时看着很可怜,特别瘦,学网球的年龄也大部分比我大,总是被欺负,球拍还被藏起来过。呃,跑题了,继续说音乐,上小学之后,因为不再学电子琴,就和音乐不怎么来往了。不过老爸有个台湾的朋友,就叫他林先生把。每年林先生都会来大陆很多次,而且每次都会给我和老爸带些礼物,老爸的礼物始终都是台湾高山茶和台湾野山泡椒,我的礼物呢就要丰富多了,他知道我学网球之后,送了我一把王子(Prince)的球拍,当时那个高兴啊,抱着睡了好几个晚上。之后还送过我铁桶的温网用球和网球线。嗯?又跑题了!直到有一次,林先生送给我了六盘磁带,包装特别好看,因为这个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收藏套装,理查德克莱德曼这个名字也就是那个时候才知道的,林先生说他的曲子在台湾特别受欢迎,所以就送了我一套。可是当时木有可以播放磁带的东西啊,为此打着学英语的旗号买了一个步步高复读机,当理查德的音乐从那步步高的单声道功放里飘出来时,我陶醉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动听,这么纯净的声音。想像一下一个刚上小学没多久的小男孩儿躺在被窝里抱着步步高复读机听钢琴曲的画面,其实蛮搞笑的。这算是我和音乐之间一次比较深刻的交往。那六盘磁带陪我度过了很长时间,反反复复听了很多遍,可惜的是小时候不爱惜东西,渐渐那六盘磁带就都丢了,去年理查德来洛阳,是的这个儿时就很崇拜的法国钢琴王子来洛阳了!说什么都要去听他的音乐会,第一个印象是他老了,没有磁带封面上那个金发闭眼的形象帅气,不过那种浪漫的气质依然还在。遗憾的是体育场音箱的素质和听众的素质都不怎么好,现场的感觉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

不知道到了几年级,老爸突然有一天给我带回来了两个礼物,一个白色蓝色相间的随身CD机和一个Sony的耳挂式耳机(后来老爸坦白那个是山寨的)。老爸为什么会突然送我这两个东西呢?其实也是有缘由的,老爸有一个加拿大的客户,犹太人,就叫他艾伦吧。有一次去机场接艾伦,艾伦拿出来了一个比手掌略小的银色方块(现在知道了那个东西叫做MD机),插上耳机,然后一路上他就摇头晃脑地听了起来,当时小,对什么都很感兴趣,我就一路上盯着那个很精致的银色的MD看,艾伦察觉到了,就让我听听看,记得很清楚,里面放的是老鹰乐队的歌,现在想想还真有意思,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竟然是一直以来耳机或者音响系统试音用的经典试音曲,这么说来我也应该算是老烧了,哈哈。就是这么一个小事,老爸看在眼里记在了心上,没多久就给我买了一个CD机。真的是如获至宝,整天就抱着CD机在那里听那几张为数不多的CD,有一张是国乐,还有一张是世界十大名曲。这也可能解释了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对电脑游戏有过感觉,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交付给了音乐。

再后来涧西区的丹尼斯百货开张了,老爸带着我去逛丹尼斯,走到一对儿小博士牌的有源音箱前面,老爸不走了,在那里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低头问我;“给你买一对儿吧?”印象里我还挺懂事儿的,个子低看不到标签,就问老爸多少钱,老爸说一千多,那个时候一千多真的不是个小数目,我就没有说什么,不过老爸肯定感觉到了我眼里闪烁出的那种强烈的渴望。二话不说就拿了一对儿新的音响放在了我的怀里,三个字:沉甸甸!走出丹尼斯就直接前往小叔家,因为他家里有一套日本JVC音响系统,CD功放一体机+一对儿书架箱,老爸想要和那套设备对比下,放了几张CD,虽然那时对HiFi知识一无所知,但明显感觉到那套JVC要好听,偷偷告诉老爸,老爸却说,都一样啊。其实老爸很时髦的,年轻时还没有我得时候家里就有一整套的音响设备,那时用的还是黑胶唱片,之后老爸还买过一个很小的Sony随身听(这个不是山寨的)。以他的水平应该也能听出两个箱子的不同,所以他说都一样应该是在哄我的。不管怎么样,从小叔家出来的时候顺手牵羊了很多CD,大概有十几张吧,那些CD和那对儿音箱又陪我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每天晚上写作业前总要先把屋门关上,音乐打开,这个习惯延续至今。

然后到了四五年级的时候,周杰伦这个家伙出现了,班里的很多同学都迷他,又是买海报又是买贴纸的,我也试着去听他的歌,没有一次超过二十秒钟的,这完全颠覆我心中音乐的概念,周杰伦的音乐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接受。更不能接受的是但是有好感的一个女生也成为了周杰伦的铁杆粉丝之一,然后她就经常和别的男生粉丝聊周杰伦,看他们聊得很开心,当然会吃醋了。这个事情也让我对周杰伦的印象越来越差,后来有一篇语文课的作文,我就以是音乐为话题。里面对古典音乐,对贝多芬,对莫扎特,对巴赫(当时就知道这三个人)大加宣扬,说只有经典的才能成为永恒,自然还对周杰伦大加批判,说这只是一时的流行,不会成为经典。那篇文章老师给了很高的评价和认同,给了很长的评语,算是对我受伤的心灵一个不错的安慰。不过现在想想也挺可笑,挺幼稚的。音乐其实不分高低贵贱,不管是古典,流行,爵士,乡村,蓝调,还有现在宅男里比较火的ACG,它们都有自己的听众,都能给人带来快乐,都能带来感动,这就足够了,这就是音乐存在的目的。

再一转眼就到了小学六年级,我想有一篇文章大家都还记得,那就是《月光曲》,内容就不赘述了,这个不是重点,那个版本本来就有很的大争议。想要说的是那首《月光曲》,也就是贝多芬的第14号钢琴奏鸣曲,哈,说到这里我也把CD换成了Emil Gilels演奏的月光。第一次听月光就是在学了那篇课文之后,语文老师在班里放的,印象里老师用的是那种手提的有两个喇叭的磁带机,音质肯定不能和我现在听的正版CD比,不过那时的这首曲子给我的感动要更多。课文中是这样写道的:“皮鞋匠静静地听着。他好像面对着大海,月亮正从水天相接的地方升起来。微波粼粼的海面上,霎时间洒满了银光。月亮越升越高,穿过一缕一缕轻纱似的微云。………………月光照耀下的波涛汹涌的大海。”我记得当时老师让我们读完这段话,然后再听,去想象这些景象。很神奇,听的时候确实感觉面前仿佛是一片月光下的海洋,我记得全班都静静地听着,一直到音乐结束,大家都还很安静,我想这就是音乐的力量。音乐,你是一个大众情人。

欣赏音乐,需要有辨别音律的耳朵,对于不辨音乐的耳朵说来,最美的音乐也毫无意义。——犹太裔德国政治家哲学家马克思

小学时还有一个东西出现了,那就是mp3,第一次见到mp3是在学校的一次郊游,我带着我的宝贝CD机去了,不过看到大巴车上过道另一边的一个女孩拿着一个比MD还要小的东西在听音乐。我就很好奇,时不时得瞟那个女生一眼,但一直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东西。后来还是老爸,我俩逛电脑城的时候看到了类似的东西,原来那个女孩拿的东西叫mp3啊,橱窗里摆了很多各式各样的mp3,这次是我走不动道了,缠着老爸要买一个,老爸没办法,就说那你挑一个吧,我一眼就看中了一个暗灰色的mp3,屏幕是很漂亮的水晶蓝,老版说这小孩好眼力啊,这个是我们这里最贵的,日本东芝的。价格现在记不清了,总之很贵,只记得老爸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不忍伤害我幼小的心灵,搞价之后就拿下了。拿到mp3后高兴得不得了,在回家的路上用它听收音机,第一次知道原来收音机里也可以不发出那种呲呲啦啦的噪音。不过回到家后我就傻眼了,这东西怎么听音乐啊?上网查询了一番才知道要从网上下载然后存到mp3里的,那个晚上一晚上都没有睡,就是在网上不断的搜寻音乐,当时记得是用百度搜索的,输入歌名就会出来很多文件,有时候同一首歌会有不同的版本,有的文件大,有的文件小,当时好奇就都下载到mp3里,听了之后发现文件大的要好听很多(说明我不是木耳,哈哈),此后搜索的时候就尽量去搜寻那些文件比较大的版本去听,现在知道了,是因为码率比较高。有了mp3之后,那个CD机就打入了冷宫,出去旅游总会带上很多七号电池,这样就有源源不断的音乐配在我身边了,因为这个mp3我还学会了意大利语的《啊,朋友再见》和俄语的《喀秋莎》。

小学毕业,对小提琴开始疯狂的迷恋,搜集各种小提琴歌曲,小提琴真的不愧是乐器皇后,听提琴曲的时候就经常YY自己在那里拉,YY多了就真的出现了想学小提琴的想法,这个想法告诉了老爹,老爹老妈都很支持,给我找到了洛阳最好的小提琴老师,先是给我带到老师家里,老师看了我的手说很适合学小提琴,够修长,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我的琴是老师帮我买的,当我第一次摸到它的时候感觉无比神圣,那些令人神魂振奋的音乐就是又这个东西演奏出来的啊。琴身的每一个曲线都是那么迷人,松香的味道也是同样的让我着迷。那天晚上是抱着琴盒睡的,睡的很香。真正开始学琴后发现,小提琴真的很难,感觉自己离那些大师真好遥远好遥远,但又向往着自己能拉出自己所热爱的音乐。课本上有一个贝多芬作写的《土拨鼠》,这个曲子在学校上音乐课时就很喜欢,自然,拉成《土拨鼠》成为了我的第一个目标。其实我还是挺有天赋的,老师说我进步很快,比一般人的进度也要快很多,学琴一个月后我就可以熟练的演奏土拨鼠了,轴三五班的同学们,还记得么,那次元旦联欢我就和党静,李晨祎,童湘颖一起演奏了这首《土拨鼠》,说实话,我技术很烂,当时揉弦还不会,但真的很想把自己喜爱的音乐和乐器展示给大家。不过…和电子琴的命运一样,因为要考高中而放弃了学琴,在此打自己两个耳光,不争气的玩意儿!至今还没脸去拜访我的小提琴恩师。(这里说要说两个人,一个是郗望,我滴初中同学,唱歌那是科班出身,绝对了得,不过钢琴他应该是从初中才开始学的,一般来讲乐器都要从小来学,初中就属于大龄儿童了。现在他在西安音乐学院,钢琴水平先不说怎么样吧,最值得我敬佩的是他对音乐的热爱,可以说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其实他本身就挺变态的,去过他家一次,听他弹琴,我感觉到这家伙是为音乐而生的。他弹琴时,尤其是弹自己创作的曲子时,是疯狂的,是完全失控的状态。还有一个人就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孙启玮,比我小,但是他做到了持之以恒,学钢琴以来就没有放弃过,而且是学习钢琴两不误,我敢说他的水品在全洛阳市甚至全河南的青少年钢琴中都是第一,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确确实实是第一,那一堆一堆的奖项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我们应该知道再背后他为此付出了多少。孙启玮也是个古典音乐爱好者,他不像我这样就泛泛欣赏,他会去钻研那些音乐,你给他放一段古典音乐,他就能立马说出作品的名字和作者,有时甚至还能说出是谁指挥或者演奏的版本,这不是一般音乐爱好者能做得到的。)

然后06年的时候,在升国旗时看到同学(汪立阳)拿了一个很漂亮的东西在听音乐,问了一下,那个东西叫苹果。回家后立马百度,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先进的东西啊,再看看我那256mb的mp3,心中有生出了一股邪念,这次去求老妈了,给老妈说苹果这里好,那里好,没想到老妈很爽快的答应了,其实+7小时候还是比较乖的,不乱花钱,不吃零食。买的是苹果的第二代nano,8GB。当时拿到苹果后又是一晚上睡不着觉,折腾了整整一晚上学着怎么用iTunes并想方设法给那8GB塞满。那时候感觉无比的满足,没想到老妈看到我天天这么陶醉,自己又偷偷买了一个30GB的iPod Video,记得当时老妈也和小孩一样,走到哪儿都拿着iPV,吃饭前还拿出来看段电影。(现在这个iPod video,在我的手上,前不久还给它换了电池,没想到的是这个ipv竟然是苹果所有音乐播放器包括现在的touch和classic中音质公认最好的,很安逸!)

音乐的真正意义在于使人幸福,使人得到鼓舞和力量。—— 奥地利音乐家海顿

后来到了美国,周围的环境再怎么变,只要有音乐陪着我,在哪儿都会很快乐。我会用音乐调整我的心情,不管怎样,学习时和睡觉前来上一段儿音乐是必不可少的。后来我听新下载的音乐时听到了爆音,很细小,但是确确实实影响到了我听音乐的心情,然后就开始找原因,我想到也许是耳机的原因,于是就上网查有关耳机的资料,就这样和耳机大家坛,一个中国耳机发烧论坛结缘了,刚进入论坛时感觉自己就像小白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读了无数的帖子之后才知道原来耳机也有这么多的奥妙啊,不同的耳机会有不同的性格,大体上讲德国的耳机大气严谨,日本的耳机音有音染,不过听流行很适合,美国的耳机很热情,适合摇滚之类的歌曲,奥地利的AKG的女声更是飘渺优美(概括得笼统,勿拍)。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用的苹果耳机有个别称叫做小白,而且其音质在发烧友里面是没什么地位的,于是乎我就开始了我自己的发烧之路。去年,耳机大家坛上的一篇文章吸引了我,那就是兵仔的DIY定制耳机教程,一下子激发了自己做耳机得想法,在那篇教程的基础上我对工艺和材料做了一些改进,经过10多天的准备和制作过程,第一个DIY作品诞生了,那天晚上又木有睡,确切的说好几个晚上都木有睡着,带着自己做的耳塞听音乐感觉就是好。哥哥看见了之后也很眼馋,在我的指导之下他也做了一对儿。这件事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乐,同时也让我更加热爱音乐了。

一首我喜爱的乐曲,所传给我的思想和意义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 —— 德国作曲家门德尔松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认识了虫,最早是因为电影而结缘的,和她无话不谈,后来音乐成为了我们之间一个永恒的话题,经常会通过邮箱交流自己喜欢的音乐,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扩大了自己听音乐的范围,之前都是局限在古典,轻音乐和一些老歌,虫给我传了很多欧美的歌曲,听了之后很有味道,渐渐也喜欢上了不同风格的音乐。然后就经常在网上搜寻各种各样的音乐,我的音乐库爆炸式得开始扩大,到现在为止,如果不算收集的CD的话,电脑上的歌就有6000多首,可以连续播放18.8天。

音乐是心灵的迸发。它不象化学那样能进行实验分析。对伟大的音乐来说只有一种真正的特性,那就是感情。 ——法国作曲家柏辽兹

写了很多,基本上是流水账,估计也只有一直通过QQ和人人“监视”我动态的老妈会仔细看完。我只想趁现在记忆力还不错把我和音乐的故事记录下来,等老了回忆用。还有,现在的我已经19岁了,感谢爸爸和妈妈对我有意无意的教育,你们对我的成长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爱你们~ 还有就是音乐你啦,给你说,我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快乐,我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的,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爱情了,我也依然会像今日这样爱你,谢谢你给我带来的一切!ps正版CD好贵啊,不能再靠老爸老妈了,赶快自己养活起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不是 天生 你要

上一篇:三国人物烧耳机的经历
下一篇:耳机发烧之路(1)--适可而止之电脑音频

分享到: 收藏
  • 相关文章

  • 评论排行

    • ·(1970-01-01)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Email:erjinet@126.com | 粤icp备09046054号-6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