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 | 音乐综合 | 搜索
公告:

试论昆曲与歌剧的可比性

2011-03-23 10:55:49   作者:   评论:0 点击:

本人的学年论文,贴来分享。

 

中国人习惯把京剧说成是“中国的歌剧”,“京剧”的英语翻译也译成“Peiking Opera”,这也许和京剧的普及以及中国人认为京剧是“国剧”有关。很多人把京剧视为中国传统戏曲的代表,并把这观念输向国际社会。而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加以分析,可以发现,不论是从发生学的角度还是从艺术形式、发展的程度来看,和京剧相比,昆曲和欧洲的歌剧具有更多的相似性:

           

 一、发生学角度
首先从发生学的角度来看,昆曲和歌剧都是由一些民间的戏曲形式发展起来后,得到上层文化的高浓度介入,经过艺术大师们的一些不朽作品的提升,从而达到不可思议的社会性痴迷。总结它们的共同点有以下:
     

(一)、来源于民间
从发展来看,昆曲是南戏的进一步发展,但它虽然保持了南戏的一些传统特征,但做了一些有益的改革,使得剧本上传奇剧本体制得以确立。而明清传奇就是昆曲演出的剧本。南戏开场繁复,进戏较慢,传奇作了削减。南戏唱起来只用南曲,而传奇开始插用北曲或南北合套,随着声腔的发展变革,形成了四大声腔,在音乐上更加丰富,但同时宫调变得严谨规范,以致形成以南九宫为体制的南曲体系。而这些改革都是在专业的艺术家理性自觉的基础上的艺术创作。而歌剧也是在艺术大师们吸收了民间说唱音乐的基础上,经过艺术的加工而创作而成。
     

(二)、上层文化的高浓度介入。
  首先表现为不论是剧本的创作还是改编,还是音乐作曲,都是由上层社会的知识分子来完成。这使得它们区别于之前的民间的戏曲戏剧形式和后来中国的地方戏以及西方商业化的歌舞剧、音乐剧。昆曲创作队伍的骨干是士大夫中的中上层知识分子。仅明代以进士及第而做官的剧作家就多达二十八位。上层文化人排除了自己与戏曲间的心理障碍,不仅理直气壮地欣赏、创作,甚至有的人还亲自扮演、粉墨登场,久而久之,昆曲就成为他们直抒胸臆的最佳方式,比如《清忠谱》表现的取义成仁的牺牲精神、《长生殿》所表现的历史沧桑感和对已逝情爱的幽怨缅怀、《桃花扇》所表现的兴亡感与宗教灭寂感、《牡丹亭》对至情与生死的试炼和感叹都折射出当时中国上层知识界的集体文化心理。从这一点上,无论是元杂剧还是以后的花部诸腔都无法与之相比。这些传奇的题材,有的是依据当下的时事而写,有的则改编以前曾有的文学作品。比如《长生殿》就明显地受到《长恨歌》的影响,属于同一题材的再创作。
  同样,歌剧产生和兴盛的时候,欧洲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剧作家、作曲家。比如莫扎特、威尔第、普契尼。他们都和上层社会有着密切的联系,其中莫扎特一生都在为贵族们写曲子、写歌剧,他自己虽然不是贵族,却和贵族们是好朋友,过着贵族奢华的生活,尽管最后穷困潦倒。歌剧作家们也敏锐地捕捉着优秀的文学素材,比如小说《茶花女》的作者小仲马曾经说:一百年后,也许有人不记得我的《茶花女》,但永远不会有人忘记歌剧《茶花女》的调子。歌剧《卡门》改编自梅里美的小说《嘉尔曼》。所以仅仅从剧本创作来讲,昆曲和歌剧都是以前文学艺术厚积勃发的产物。歌剧和昆曲一样,对音乐有着更高、更专业的要求。歌剧演唱家要求有专业的发声方法,昆曲也要求演唱者遵循曲牌,要求三段式发音等等。
  上层文化的介入还表现为统治阶级的喜爱。从万历到明末,在上层社会中,家庭戏班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建立,这几乎成为一种习俗,一种生活等级的标志。比如《红楼梦》里贾家就曾有一个家庭戏班,是从江南选来一群女孩子,教以戏曲,以供贾家人自娱,或者待客时的演出。苟延残喘的南明王朝的皇帝臣子终日以唱戏听戏为乐,宰相阮大铖是一位昆曲专家,虽然政治上十分卑劣。
歌剧的主要观众也是贵族。演歌剧的演员需要着装奢华,观看歌剧的贵族们也是极尽奢华。甚至连乐队的指挥也需要打扮得奢华出格。比如莫扎特在指挥乐队参加歌剧演出时穿的服装的华丽据说是连贵族们都叹为观止。贵族们欣赏的不仅仅是剧情,更是奢华的排场、服装、歌舞等全方位的盛大场面。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卡门》的初演很不成功,因为贵族们抱怨比才竟然把一个叫化一样的吉普赛姑娘作为歌剧的主角,而且演员们竟然穿的是流浪汉们的衣服。中国的上层社会观赏昆曲的心态与之有相似之处,昆曲无论如何是一种奢华的美的享受。
       

(三)、社会性痴迷
  昆曲和歌剧虽然得到上层社会的青睐,但不妨碍它们受到全民的喜爱,尤其是市民阶级的喜爱。昆曲主要表现在延续两百年的苏州虎丘山中秋曲会。明代袁宏道、张岱都在散文中专门记载。每年中秋那天,苏州城的家家户户倾城而来,浩浩荡荡来到虎丘,外地唱曲家也纷纷赶来。先是万众齐唱,后必出优胜者数十人,再唱再比,优胜者渐次减少,最后在一片宁静中由一位水平最高的演唱者登场,“声出如丝,裂石穿云,串度抑扬,一字一刻,听者寻入针芥,心血为枯,不敢击节,唯有点头”。(张岱《陶庵梦忆》卷五:虎丘中秋夜)清代李渔也用诗句记述过演唱者和观众的投入程度:“一赞一回好,一字一声血。几令善歌人,唱杀虎丘月”。(李渔《虎丘千人石上听曲》)在这种曲会上主要是唱曲,所唱的曲子多为昆曲剧目中的段落,可见当时吴地全民对于昆曲剧目的熟悉程度。这些人,据张岱的记载,包括“土著流寓、士夫眷属、女乐声伎、曲种名伎戏婆、民间少妇好女、崽子娈童、及游冶恶少、清客帮闲、悉僮走空之辈”,他们不仅是昆曲的欣赏者,也是昆曲演唱的投入者。
歌剧的情形也比较相似,直到现在在歌剧之乡的意大利,走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都能唱上几句,以至于人们说,和意大利人寒暄掏近乎,第一谈歌剧,第二谈足球。而中国歌剧院的一大贡献就在于与西方国家的外交。
         

(四)、演出的仪式性
  昆曲和歌剧的演出往往是因为贵族庆祝节日等原因上演,它们的演出成了节日的一种仪式,家族仪式或者宴请仪式的一个参与者。像《红楼梦》里的昆班就在元春省亲、贾家看望张道士等数次场合演出过。与此同时,昆曲和歌剧本身也成了一种必须吸引人们自由参与的仪式,在观赏上随意而轻松,不必像看话剧那样在黑暗中正襟危坐、不言不动、忘却自己,只相信舞台上的幻觉幻境。昆曲要吸引票友参与,其中好多票友都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而歌剧也是如此,欣赏歌剧的贵族们坐在包厢里,可以随意地闲聊,而许多贵族又是歌剧的鉴赏家评论家。比如十分欣赏莫扎特的约瑟夫国王就是一位音乐鉴赏家,莫扎特许多歌剧的创作都得到了他的支持。

             

二、戏曲本体角度
之所以说昆曲和歌剧相提并论而不是京剧,要从文化地位上看。昆曲和歌剧都是集各类艺术美为一身,不仅仅表现在它们是集文学、歌唱、舞蹈、化妆、服装、舞台美术等为一体的综合艺术,还表现在它们作为文化集大成的一种艺术形式对一个民族文化的巨大影响力,及作为一种文化范型(余秋雨《笛声何处》,古吴轩出版社2004),昆曲和歌剧具有共同点。
                 

美学格局的多方渗透
 

(一)、高度诗化的风范。昆曲不仅文词是充分诗化的,而且音乐唱腔和舞蹈动作也都获得了诗情画意的陶冶,成为一种优美的有机组合。这种高度诗化的风范推动了中国戏曲在整体品质上的诗化。今天京剧的好多优秀曲目充分继承了昆曲的这一特点,如《贵妃醉酒》等。“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这样的句子,分明就是诗的语言。而且有趣的是,京剧的大家往往也以昆曲演唱见长,所谓“昆乱不当”,梅兰芳和他的弟子言慧珠都是京昆大家。
歌剧在这一方面也是当仁不让:许多唱段的歌词就是诗歌。
 

(二)、雅俗组接、虚实组接的方式。昆曲把雅致的唱词和俚俗的念白熔于一炉,甚至在多少带诗人色彩的主角边上设立一个满口方言、插科打诨的丑角。其他角色行当也各有鲜明色彩,组合在一起既雅俗共赏又构成了多种风格间奏间的奇妙搭配。比如昆曲《游园》里边小丫头春香和杜丽娘的唱词似是对话又似自言自语,而且前者未说完,后者已唱起,相应成趣。春香喊:“啊,小姐,这是青山,那是杜鹃花。啊,小姐,快来呀,这是荼蘼架。是花都开,独有那牡丹花还早呢。”的时候,杜丽娘却似答非答地唱道:“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软,那牡丹虽好,它春归怎占得先?”这样一来,第一增强了戏曲音乐的层次感,加快了节奏,,第二通过天真小丫头和敏感多情的小姐的所见所想的对比来映衬杜丽娘青春的觉醒。这种组接方式大致也被中国戏曲的多个举重所沿用。
歌剧中这种例子更加丰富,而且不但增强了市井气息和剧场效果,还能充分自觉地追求声乐的立体化,追求和声的效果,而这是中国戏曲所没有的。而且歌剧在安排二重唱、三重唱甚至四重唱、五重唱的时候往往结合故事的情节发展需要,使故事的主角配角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形成冲突。比如《弄臣》里吉尔达姑娘和父亲以及大公和正在调情的酒店女老板四个人的四重唱,四个人心中各有所思,各唱所想,同时父女之间、调情的男女之间也有真实存在的对话,也需要人物唱出来。很多人认为,中国戏曲具有虚拟性的特点,而西方的戏剧歌剧没有。而实际上,虽然西方戏剧没有像中国戏曲那样挥着鞭子就代表骑马,但是歌剧也是带有一定程度的虚拟性的。比如现实中人物只想不说的东西,歌剧中也给唱出来了,这和中国戏曲较为相似,都具有艺术的虚拟性。
 

(三)、具有独立欣赏价值的每一出每一幕。昆曲剧目数十折,具有连绵延伸的长廊式结构。每一折乃至每一小段在游离全剧之后仍可具备独立的观赏价值。即便在昆曲衰落之后,折子戏的演出还仍然保持着长久的生命力。歌剧中的一些著名的唱段也是被艺术家们一再翻唱,或者进行改编创作,比如《卡门》中的《斗牛士之歌》、《茶花女》中的《祝酒歌》都成为世界人民耳熟能详的曲子。
     

(四)、对后代艺术的素质性渗透
昆曲和歌剧的结局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因为昆曲和歌剧都具有曲高和寡的性质,也是因为商业的发展要求能不断地生产出吸引人的新剧来,而昆曲和歌剧的较高的艺术要求在这方面变成了一个大弱势。终于,昆曲让位给了花部乱弹,让位给了蓬勃兴起的地方戏,历史适应了商业性戏班的发展需要。
而歌剧的显赫地位也受到了后来的百老汇音乐剧、歌舞剧等商业性剧种的冲击。音乐剧在诞生之初,就拒绝模仿歌剧的的华丽,因为商业的演出是要计算投入和产出的。为了吸引票房,音乐剧剧情简单又别出心裁,要么让人开怀大笑,要么让人悲天悯人,煽情的功夫绝对一流,带着显著的商业气息。而京剧的产生就是以四大徽班进京进行商业性演出为源头的,京剧曲目较之昆曲,更多了一些关乎忠孝礼仪的题材,传奇的色彩逐渐淡化。
但是从京剧中随处可以发现昆曲的影响,音乐剧、歌舞剧也和歌剧渊源深厚,无论是题材上还是艺术表现形式上。昆曲有《长生殿》,京剧有著名唱段《贵妃醉酒》。歌剧有《蝴蝶夫人》,音乐剧有《西贡小姐》。这是在题材上的继承。
一种艺术曾经获得社会性痴迷,曾经深刻契入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心理,那么它的价值,主要不是看它在今天由多少表面留存,而应该看它作为一种艺术范型对后代艺术产生了多少素质性渗透。
再高妙的艺术,失去了它赖以生存的土壤,也会走向式微甚至是灭亡,但是,它往往会以另一种方式得到新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图解]听觉艺术的声场
下一篇:(原创扫盲贴)原版CD相关名词解释、不同版本音质分析及购买建议

分享到: 收藏
  • 相关文章

  • 评论排行

    • ·(1970-01-01)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Email:erjinet@126.com | 粤icp备09046054号-6 | 友情链接